四大类对话行为,让自恋成为「时代精神」

  •    2020-06-26
  • 通常说一个时代的代表性精神是什幺,我们通常是指正面的,例如讲到20年前的世代,我们会认为他们相信「只要努力,就会成功」的道理。而到了现今的世代则又会是什幺呢?有些人会说这个世代的人终于达成了不需要任何努力,就可在自己的手上创造一个世界的境界,埋头尽自己的生活,但却是经过自己筛选的,这听起来好像有一点自我中心。

    或许现在的生活是特别自我中心,你会发现听你讲话的人变少了,了解的喜爱的变少了,这或许是因为社会已经达到某种多元到不行的程度,每个人拥抱的可能都跟你想拥抱的差距甚远,也彼此不关心,也彼此鄙视着。这种奇怪的处境,让我们有一种感觉是每个人好像都或多或少有些自恋,因为我总是看到别人喜欢他自己所爱的,而不在乎我所爱的。

    自恋或许不仅仅是爱自己而已,而是只想关注自己感兴趣,只想在乎自己的世界而已。而我们喜欢讨论谁是自恋的人,因为这样我们就可以很清楚地知道自己身边有哪些自私的人,而这些人又是多令人讨厌着。但你有想过说,你自己活在这个世代里,或许已不同世代的标準,你也是一个自恋的人吗?

    我们活在当下,其实很多时候在一种无心的状态之下,就走进某种自恋的情境之中,看看自恋或许代表什幺,你可能也不会否认自己是自恋的,而这也是为什幺有人称这个世代为「自恋的时代」。自恋的人可能是高度的自我中心、专注在自己想要看的,然后忽略其他人的观点,但重点是他们时常不自觉自己其实是某种偏颇的状态。在对话中最常发上这种自恋的倾向,你讲着你自己想讲的,当对方讲述某些其他观点时,你还是讲着自己想讲的,这可能称不上对话,而是像某种一对一的演讲,你只在乎自己的事情有没有讲完。

    这听起来好自恋?只在乎自己的事情有没有讲完,这种内心隐隐约约有一种自己的事情当下比较重要的感觉,自己关注的事情当下比较重要的感觉,内心没有一种超过于自我的想像的感觉,听起来就是如此的自恋。我们有时候对环境不满,认为环境缺乏关心,但却在考量诸多事物时,没办法超越自己,去想像一个关于大众或群体的兴趣,并尝试满足它,而不是只满足自己想要的,这种心境或许是我们恶性循环让环境如此不良的根本吧!这也是为什幺没有人会说自恋是件好事,但自恋却又成为时代的精神标记。

    自恋如何成为时代精神

    在1990爱荷华大学的传播学教授与同事们,彙整了典型自恋人的对话风格。他们发现了进入自恋状态的人可以有四大类的对话行为,包括:

    首先「自己比较重要的行为」:

      总是想要在分享事情时抢先一步说话。总喜欢质疑别人,让人感到有比较优越的知识。喜欢数落别人,让别人觉得自己比较弱。

    再来是「自私的极大化行为」:

      总是把焦点试图转回自己身上。常常用「我」怎样怎样的说法。讲话总是讲不停,不给别人说话。

    再来是「爱出风头喜欢表演的行为」:

      总喜欢夸张的肢体动作。喜欢夸张的脸部表情。讲话喜欢大声。总喜欢有意无意地触碰别人。

    最后是「在人际关係上的操作」:

      别人讲话的时候喜欢出神或发呆。总喜欢听别人的对话是什幺,而不专注在眼前的人。不太懂得聆听。对别人的事情不会想要澄清或是问问题。

    这些我们常常在互动或对话中犯得毛病,其实都是我们开始走向自恋的象徵。因为这些举动都是希望自己多被看见,胜过于去关心那些超过自己有关的事物。我们有时候认为自己不在乎的事情就不重要,自己没有把持的观点,就是烂观点,自己喜爱的,别人不爱,别人就是有病,而这些脑海里的备注,都可以说是自恋的行径。

    总是会有一个人先开头,所以自恋的世界才会开始发展,所以同样的当我们面对喜欢关注自己的人时,我们也会延伸出一些回应的方式。有些人会用自恋回应对方,他们可能会当面质疑讲的人,甚至尝试去不断打断对方说话;也会尝试转移话题,或是让别人进入对话中,甚至选择性地回应有意义的话题等等,尝试打断过度自我中心的对话。

    但大多数时候,我们会选择比较消极面对,所以自恋才得以蔓延。我们有时候就是不反应,或减少反应;也会表现某种没兴趣的样子,然后想办法遁逃;常常也会假装在听,然后对内容产生某些假笑,甚至以后就会逃避这些人了。这些反应虽然很正常,但却让自恋的互动蔓延在我们的人际互动之中,因为自我中心的讲话至始至终都没有被标示出来,他其实无助于我们认识彼此,合作工作。

    而很多时候,我们上述的对话方式,你可能还会在许多刊物或书籍上看到鼓励的内容,特别在商务的互动上,我们有时候很强调那种自我中心的自恋对话风格,但有时候我们不一定能区分,朋友不一定是商业伙伴的界线,而我们多数人可能也没那幺有弹性地去切化自己的讲话风格,在不同的情境之中,久而久之这个时代,在一且鼓吹效益与自我功绩的态度之下,让每个人都必须成为自恋的人,因为唯有不短行销自己的人,才能够在重视功绩的社会中脱颖而出。

    更重要的事情是,现在的自我展现的管道变多了,你即便没有观众,也可以自我对话,一且都变得很容易,当你想要讲述一个只有你在乎的事情时,你就发发文就好了,奇怪的是,很多人看了会给你一个简单的回应,按个键就行了,但这简单的按键,就可以鼓励你往自我中心更加迈进。在没有人际互动的相互修正下,你大可只讲自己的事情,讲得越夸张,越大声越好。

    四大类对话行为,让自恋成为「时代精神」

    在Byung-Chul Han的《倦怠社会》中最后的小篇章有一段对于自恋成为显着的观察描写,特别精準。因为我们都在追求某种名声上的功绩,导致于我们进入某种令人倦怠的状态之中,总有人会比你更自恋,讲话更大声,所以你就算很自恋,你也会自我要求要更自恋,这就像是一种无止境的自我剥削,要你毫无保留地关注自己,自我揭露,也只有这样,别人才会给你,你越来越大胃口的虚荣与被注意需求。

    其实自恋的生活,其实挺累的,很容易让人疲倦,因为很少人可以自我关注到,完全不在乎别人有没有关注你,而自恋之所以是负面状态就是,我们根本无法消除我们内心想要与人连结的需求,我们只是用自恋来压抑这种需求,这就好像分配注意力一样,你把注意力关注在自己身上,或许以为就不会那幺关注别人的状态了。

    想像看看如果大家都这幺自恋,那大家都是彼此独立的个体,在想像中几乎没有关联,这种孤单是一种单独面对世界的孤单,也是一种自我倦怠的根源。因为这是一种心中好像没有世界,对世界的知识日趋贫瘠,与世隔离,世界终将毁灭的倦怠,你自己摧毁了,与别人的关係,而去惯养自己自我参照的自恋。

    或许繁忙功利的社会让我们一直都很倦怠,也因为我们想要证明自己是比较重要的,而慢慢迈向自恋的路径中,而这个路径时常是透过人与人的对话开始迈进的。在《倦怠社会》中倒是提供了另一个想像,一种所谓卡夫卡论述下的带有疗癒能力的倦怠,一种会癒合伤口的倦怠。相较于不断自我关注与反覆自我检讨带来的折磨与倦怠,我们也可以选择信任世界,是「较少的自我更为丰富」是一整「信赖世界」的健康,这种倦怠是一种把生活部分託付给别人的丰富,你有别于自恋式的只在乎自己,你透过关注别人在很疲累的社会中寻找到得以让自我变小的力量,而我们也就不用一直逼自己一定要被人看见了。

    参考文献Vangelisti, A. L., Knapp, M. L., & Daly, J. A. (1990). Conversational narcissism. Communication Monographs, 57(4), 251-274. doi:10.1080/03637759009376202Byung-Chul Han(2010)《倦怠社会(Müdigkeitsgesellschaft)》,庄雅慈、管中琪译,大块文化出版。

  • 相关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