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访大象体操贝斯手张凯婷:想感受音乐狂乱,就没办法让自己美美

  •    2020-06-14
  • 专访大象体操贝斯手张凯婷,台湾音乐节放眼望去,鲜少能看见像凯婷一般狂野的女性表演者,她说,自己就像海贼王一样培养「霸王气」。当有了霸气,就能超越一切,连外表都会被提升。

    在音乐现场,有一种人总能轻易抓着你的目光,例如大象体操的张凯婷。

    站在音乐舞台上的张凯婷,摇头晃脑,只有音乐没有歌词的表演,却让人忍不住沈溺在其中。很原始、野性的,放任身体去感觉音乐,那一刻,恍若无人,只有自己与身体,贴得最近、最暧昧之时。

    下午五点,她来到 MV 现场,在舞台上奔放狂野的女孩,在与陈珊妮聊天时,就像个孩子,有撒娇的味道,「那你下次帮我写一首歌。」陈珊妮酷酷地挥手,我 ok 啊。

    专访大象体操贝斯手张凯婷:想感受音乐狂乱,就没办法让自己美美
    图片|大乐音乐

    当你有了霸气,就会超越对外表的关注

    从小开始,凯婷就对自己浓眉非常介意,所以她时常留着浏海,就为了遮盖自己的眉毛,另外还有痘痘,是她一直被困扰到大学的症状,甚至会偷拿妈妈的粉扑想盖掉它。

    但是对外貌的在意,直到开始玩乐团后有了改变。

    「玩乐团之后,你没办法永远固定同一个动作,就像我很喜欢甩头。」如果因为外表没自信而让表演变得不好看,那太可惜了,她说着,况且长大以后,会发现人生有更多事情会造成苦恼,所以就算要露眉毛,她也不是如此在意了。

    「在开始音乐工作以前,从来没有人会称讚我的外表,但其实我在外表上没有改变。」

    对音乐的关注,超越了外表,凯婷总想着,该如何让舞台上的表演更吸引人,所以练习培养自己的气场:「就像海贼王里面有所谓『霸王气』。当你有了霸气,就能超越一切,就能由内而外亮起来,外表就会被提升。」

    如果还是会感到自卑,不妨想做是一种自我认识的开始,「如果有一个人都不自卑、不焦虑,他可能还没经历过对自我认识的阶段,所以面对自卑焦虑,就是展开认识自我的过程。」

    专访大象体操贝斯手张凯婷:想感受音乐狂乱,就没办法让自己美美
    图片|大乐音乐

    有时越是杂乱的地方,我们越能发现另类的美

    所谓「美」与「丑」,两字的存在,本身就会带给人们想法上的限制,无法禁止大众不谈美丑,但是应该要去创造複数——也就是多元的美。

    「像是我从以前一直在尝试不穿胸罩,就是对曲线塑造的一种挑战。然后我们可以去观察现在的时尚有没有在改变?有的。」越来越多女性能够接受自己的胸部大小、曲线,穿上内衣也不再以塑胸作为目的:「这个挑战会创造另一种美吗?会的。」

    在形塑自我审美观上,凯婷也有一套自己的方法,而这必须从她锺爱的古着说起。

    一开始会接触古着,是因为大学来台北唸书的她没什幺钱,但又很想要买些新衣服打扮自己,于是在福和桥下的二手市集,慢慢挖到适合自己的衣服。久而久之,她开始形塑属于自己的风格,与独特审美观。

    在外人看,杂乱无章的二手市场可能只是捡便宜的地方,哪里有美?但她满足地说道,「我觉得所谓审美,不一定是要全部接触美的东西,你才可以知道什幺是美。」

    「有时候是从参差不齐、五花八门且杂乱的世界里,你才能找到自己喜欢的东西。用这种方式建立审美会更有趣。」

    身体作为音乐的一种暗示,能够传递更大能量

    台湾音乐节放眼望去,鲜少能看见像凯婷一般狂野、自由奔放的女性表演者:「因为我已经不害怕去展现瑕疵了。」

    「我想要美美的时候,就没办法真正感受音乐的狂乱,但大象体操的编曲是有狂乱元素的。如果我要符合,就一定要跨过这道门槛。」她说,平时在表演会被拍下无数张丑照,但若是在动态时呈现,那些身体的律动、摇摆,是很美的。

    大象体操作为一个纯乐器的乐团,所能传递的能量更甚于文字为主的歌曲,凯婷说个人表演风格在近两年来有所改变,源于对观众的观察:「是历经过大家对音乐没有反应的挫折。」

    她开始思考,究竟该如何引领观众进入音乐,而身体作为一种音乐的暗示,或许能更直接、强烈的帮助观众走进律动、了解音乐结构,特别是当大象体操的编曲较难以理解时,凯婷在舞台上的摆动,便有了带领的作用。

    「我希望藉由身体,让每首歌的肢体语言,都是在加强音乐想传达的概念与意象。」

    她说得认真,让我想到每次看凯婷的现场影片,没有炫丽的舞台灯光,却让人移不开目光。

    也许摆脱文字的牵制,藉由纯然的音乐,我们才能在迷乱与狂放的节奏里,找回最原始的、自己的身体。


  • 相关新闻